当前位置:首页 >> 集成电路 >> 高通的“冬天”意味着国产芯片的“春天”?
    

高通的“冬天”意味着国产芯片的“春天”?

中国发改委对高通的反垄断调查尚未尘埃落定,欧盟就对其成功“补刀”,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的说法称,高通可能将在欧洲面临反垄断调查,调查与4年前 Nvidia一家子公司对高通的投诉有关。2010年,欧盟反垄断部门曾停止对高通为期4年的调查,当时,爱立信和德州仪器撤回了对高通的投诉。

高通看来是搞不太通与政府的关系,也有观点认为,高通“垄断成性、屡教不改”。从2006年开始,日本、韩国和欧盟相继对高通提起反垄断调查。韩国对其进行了长达三年的反垄断调查,最终开出2亿美元罚单。

高通对发改委的反垄断调查,最初也表现强硬。高通公司总裁第二次到发改委与反垄断局沟通时,曾递交了一份《关于高通许可定价的经济学证据——全球经济学集团白皮书》,并特意提醒发改委反垄断局,该份报告其中一位作者是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专家张昕竹。

而最终结果是,高通把张昕竹“坑了”——张昕竹被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解聘,与此同时,外界传言张昕竹收受巨额报酬以帮助高通垄断避责,而张则矢口否认拿过600万元报酬。

本月21日,高通公司总裁Derek Aberle第四次拜会发改委,态度大变,并表示“愿意就国家发展改革委7月11日公布的调查关注的问题作出改进,将进一步努力寻求最终解决方案。”

有消息称,所谓的“调查关注的问题”主要是专利费价格。据悉,调查人员重点就以整机作为计算许可费的基础、将标准必要专利与非标准必要专利捆绑许可、要求被许可人进行免费反许可、对过期专利继续收费、将专利许可与销售芯片进行捆绑、拒绝对芯片生产企业进行专利许可以及在专利许可和芯片销售中附加不合理的交易条件等涉嫌违法行为,进行了现场调查并制作了询问笔录。

以上问题均指向高通业务的核心。2013年,高通芯片和许可费收入243亿美元,其中将近一半来自中国,许可业务收入占总收入的30%,但利润占比达到70%。有专家表示,中国4G资费仍然居高不下,与高通高价芯片有着直接关联。

数据显示,整个2013年,中国手机企业利润均值不足0.5%。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仅高通一家的专利许可费用就达到了产品售价的5%。

关于高通通过垄断行为攫取高额利润的伎俩,已经有很多分析,在此不做赘述。笔者要说的是,即使发改委最终对高通开出了高额罚单,即使高通“服软”下调专利许可价格,中国国产芯片就能发展起来吗?号称掌握大量专利的中国手机产业的利润率又能提升多少?

需要补充的一组数字是,目前全球77%的手机由中国制造,但其中只有不到3%的手机芯片为国产。工信部部长苗圩在接受光明日报采访时表示,由于以集成电路和软件为核心的价值链核心环节缺失,我国信息技术产业主要以整机制造为主,行业平均利润率仅为4.5%,比工业平均水平低1.6个百分点。

苗圩表示,集成电路是资金密集型产业,投资一条月产5万片的12英寸28nm生产线,就需约50亿美元,而我国的中芯国际作为全球第五大芯片制造企业,其历史最高盈利也不过1.7亿美元。国内融资成本高,社会资本积极性不高,使得资金不足成为制约中国芯片企业发展的瓶颈。

此外,我国集成电路企业“小、散、弱”特点依然明显,500多家集成电路设计企业收入仅为美国高通公司的60%~70%。关键装备、材料基本依赖进口,全行业研发投入不足英特尔一家公司的六分之一。

高通在全球芯片产业的“霸业”不是一朝一夕建立起来的,同理,国产芯片要取代高通的地位,也不能一蹴而就。目前,海信、TCL、长虹、康佳、华为等均宣称要研究自主芯片,但做的比较出色的是华为。

华为近期推出了自主研发的麒麟920芯片,在业界引起广泛关注,据称在4G Cat6和异构八核领域已超过高通,但要全面超越,尚需时日。

根据《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我国将成立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领导小组,设立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破解芯片产业融资难的问题,这无疑是从政策上为国产芯片发展推了一剂强心针。路漫漫其修远兮,如果说高通的“冬天”不代表国产芯片迎来“春天”,那华为等厂商在国产芯片领域的进展,也算是 “寒雪报春”吧。

分享到:

用户评论

发评论送积分,参与就有奖励!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发表评论不能请不要超过250字;发表评论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